土地與企業的贖罪券

作者:光復自然田  劉小雁

 草生栽培黑柿仔番茄

(圖:草生栽培黑柿仔番茄)

   有位從台北來的朋友到<光復自然田>拜訪,表示在台北開科技公司的朋友想要買有機蔬菜供給員工餐廳,一方面是覺得所作的科技業汙染土地,所以想支持友善耕作的小農能持續保護土地,並解決銷售問題。然而這之間存在著微妙的矛盾之處…

第一,一個小農如何供的起200人每天的餐食?仍舊是要回到大規模生產的大農場才有可能,然而經營大農場通常是有了生計卻沒了好的生活品質。若因此要小農擴大生產,雖然可以穩固小農生計,但也失去了小農種植多樣性作物的意義,變成是為了餵飽別人而生產單一作物。然而小農是保種很重要的角色,大農場通常很少自行留種,因為會牽涉到一些商業問題,命脈是被種子公司給掌握。因此小農的價值在於可真正掌握糧食自主權,可免於金錢的控制。

第二,汙染產業的反思,既然知道這是汙染環境的事業,何不發展綠色產業鏈,減少製程的污染排放以及後許產品的c2c(從搖籃到搖籃)?既然賺了錢,我覺得這些企業有責任把錢花在開發對環境友善的產品上,會比用錢買保護土地的小農產品來得更有意義。

其中還聊到自然農法與有機耕作的差別,然而我認為耕種的方式取決於對土地的態度,有機資材的生產來源若無法掌握,貿然施用在土地上是有風險的,所以慢慢走向自然農法的道路。那位朋友聽到之後,對於自然栽培的蔬菜很有興趣,想要找尋這樣的作物,然而自然栽培的過程是很漫長且工作繁瑣的,無法生產他們所需要的數量。聊著聊著當我學妹想拿西瓜請他吃,我就剛好提到西瓜是很重肥的作物,結果對方馬上說不吃。但其實那個西瓜也是小農自己種,自己開車來到光復市區販售,我們才有得吃。

講到這裡其實覺得很感慨,不管慣行也好、有機或自然農法也好,大家都是很辛苦的在這片土地上生產食物,雖然做法不同,但是不能否認照顧作物的用心。台灣的農業環境受到綠色革命(從傳統農耕走向現代農耕=機械化+農藥)影響,加上務農不是現代社會的主流,讓老農與青農之間出現了巨大斷層,最需要人力的工作卻沒人願意做,然而慣行農法是最節省成本人力的方式,才會造就慣行農法成為台灣農業的主要作法。然而對友善土地的耕種方式有興趣的人,除了慣行轉有機的農夫之外,就是像我們這樣的農業新手吧!

農對我而言是生活的一部分,我希望餐桌上有自己種的食物,甚至多的可以分享給周遭的人,種種自己喜歡吃的、特別的、原生種的作物,都讓我覺得很開心。在田裡工作有種好好生活的感覺,因為收成是自己的,透過自己的雙手與照顧土地來滋養自己的身體,那種與土地連結的感覺真的是不可言喻。如果有很多這樣的小農,每個人家裡都種一點作物,彼此分享或交流,就不用一個小農花很多時間種給很多人吃,大家就有多餘的時間發展自己的興趣專長(非常的半農半X精神),也有更多時間與機會見面交流,或許也不需要科技產品了吧?

贖罪,不能只是等賺了錢再用錢去解決,而是從現在、從自己做起。

後記:

這位台北來的朋友也許也會看到這則,但我沒有惡意,只是反省普遍對農的想法,以及整理我這幾年在花蓮接觸農業的心得。雖然那位朋友很熱心的問「有沒有需要我們幫助的地方?」覺得我們小農是弱勢的、需要被幫助的。您的心意我們感謝您。但請您放心,我們的心靈因為天地的滋養,我們的腳踩在土地上,我們的身心被大地母親餵養得無比茁壯。

(編按:本文作者為新手農夫二年級生,現正與一群同樣友善自然的農夫們,在光復一起合力耕種及生活。)

本篇發表於 鄉喚 - 返鄉資訊交流平台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